“家暴妆”这阵妖风不知是从何时刮起来的,美女们非要用深色眼影和中毒色口红涂抹脸颊,伪装成被家暴后的惨相,发到社交网络上并配文:“我可太酷了”“画了这个妆,朋友圈爆了”。它的精髓是鼻青脸肿,嘴唇开裂,妆容够惨,眼神够狠。

淤青彰显酷炫前卫个性,创可贴成为最新潮头饰,化妆者仿佛回到了被非主流“葬爱家族”支配的时期。照片中,妆容搭配精心设计的眼神,暗示“老娘不好惹”的“女性力量”和“被家暴后我也很美”的趣味。

一位记者在完成相关采访后说,在对家庭暴力的预防或惩戒更为成熟的国家,经验显示,90%以上的家暴只要第一次发生时干预得当,之后都不再发生。警方可以对施暴者强制逮捕,紧急情况下法官可以依据单方申请发出紧急性保护令,禁止施暴者实施暴力、威胁实施暴力,禁止他们联络、跟踪、骚扰对方,不得接近对方或指定家族成员的住所、工作地点以及一切常去的地方,这些政策向施暴者传达的信号是:你的行为是社会不能容忍的。

如果你知道家暴在每扇门背后的严重程度和频率,很可能不会画一个无知的妆来博眼球了。一个常年被引用的数据是,2011年,我国有24.7%的家庭存在家庭暴力。家暴受害人在拿起电话报警时,平均已经遭受过35次暴力。妻子简直成了最危险的“职业”。

伤痕和淤青真实存在着,那是对受害者的霸凌、欺侮,对人格的践踏,不该也不能成为轻巧的模仿和玩笑。一个遭受了34次家暴的人,会不会因为看了这些仿妆而合理化自己的遭遇,更晚打出求助电话?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看到“家暴妆”会不会感到一丝轻松和释怀?这样的戏谑和追逐,会不会消解大众对这个严肃话题的思考和警惕?

就在“家暴妆”风行一时之际,广东廉江的一个男人,在街上将妻子横抱起,再重重摔下。妻子扑倒在地上,捂着脸,黑发四散。之后,男人再抓起她的头发,一路拖行,像刚刚捕获一只猎物。

也是这几天,7月16日,浙江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命案。去年8月,嘉善一位20岁女性在地下车库内遇害。前男友出轨后求复合被拒,于是对她下了杀手。车库的摄像头记录了女孩生命的最后几分钟拉扯,她很快消失在镜头之外,之后一个男人仓皇跑走。

在公开发表的言论中,大部分人都反感“家暴妆”的名字,人们画哪种妆容是自由,但与家暴关联起来则既不好笑,也显得无知。2015年,一位艺术家响应“国际消除针对妇女暴力日”也曾画过“家暴妆”,将好莱坞8位女性塑造成家暴受害者,以此呼吁社会重视家暴问题。她们的神态里,没有孤芳自赏和刻奇(形容情感过度夸张或戏剧化的审美——作者注),更多的是无奈、愤怒和对社会的逼视,海报上印着“生活可以是童话,如果你打破沉默”。

去年,俄国的社交媒体上也兴起了“家暴妆”,还有“我不想死”的标签,网友贴出照片,讲述家暴对自己、孩子和家人造成的灭顶之灾。在这个风潮的背后,是一个25岁的女性向警方求助未果,被丈夫开车带到森林里砍去双手的故事。还有三女弑父的惨剧,17、18、19岁的姑娘,因长期受到父亲凌辱、关押、殴打,而合力将57岁的父亲杀死,民众公开为她们求情。

在家暴面前,伤疤从来不是功勋章。那是女性感到耻辱的真实印记。

“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青年大学生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肩负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历史重任,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今年首届四百多名本科毕业生,来自16个省份,近三分之一自愿选择去新疆基层工作。他们是当代大学生的一个缩影,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冲锋在前,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接受挑选,到艰苦的地方去磨练人生、建功立业,让青春光芒在基层闪耀。

“家暴妆”的兴起传达的则是完全相反的信息。淤青不是时尚,它很丑。社会在进步,上个月,浙江省义乌市六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建立涉家庭暴力人员婚姻登记可查询制度的意见》,在结婚前,一方可以查询对方是否存在家暴记录。

在浪漫的土耳其的一座城市中心,有两堵组成直角的高墙,它是建成于2019年的现代艺术作品。墙上整齐排列着440双不同款式的高跟鞋,远远望去像不会被打开的窗户。旁边写着一句话:这里展示的是2018年440位被男人杀死的女性,仅在土耳其。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想,只有把个人的小理想与国家的大理想结合起来,才会有深厚的社会基础和持久的生命力。青年大学生有知识有文化,精力充沛、思路敏捷,正处于人生最美好时段,只有以祖国和人民的利益为重,不讲条件、不畏困难,才能书写出不悔的青春。黄大年持有“心有大我,至诚报国”之志,在祖国召唤的时候,卖掉在英国的所有,“不带走一片云彩”,告别了18年的英伦生活,报效祖国;平均年龄仅有33岁的青年研制团队,这群年轻人在艰辛与挑战面前没有丝毫退缩,再造中国大火箭,换回了长征五号的凤凰涅槃。把个人的理想追求融入党和国家事业之中,胸怀大志,目光远大,在实现中国梦这一伟大理想的过程中成就个人理想。

这段行凶过程被视频记录下来,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7月15日,廉江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36岁的男人“见到因感情纠纷离家出走多年的妻子”,“当即上前抓住妻子的头发将其从电动车上拉扯下来,同时对她进行殴打,随后离开现场。”

受疫情的影响,今年高校毕业生就业增加了几分难度,越是困难关头越要体现社会责任,为国分忧。高校毕业生到基层去、到艰苦的地方去,找准定位,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争做时代的弄潮儿,在为国分忧之时为国增光,绽放出时代的光辉。

社会分工各有不同,到基层去、到艰苦的地方去,同样能体现人生的价值。基层是最直观的课堂、是历练意志最好的战场,到基层去、到艰苦的地方去,对刚出校门的大学生来说无疑是一次重新深造的好机会,为整个人生奠定扎实的基础,更能快速成才。23岁的甘肃姑娘虎桃平大学一毕业就申请来到西藏条件最为艰苦的藏北,一年间,她走遍了县下辖九乡一镇200多个村庄,收集贫困户意愿、梳理扶贫产业项目,将青春书写在西藏高寒牧区。1980年,19岁的支月英毕业后只身来到偏远的江西奉新县澡下镇泥洋村小学,成为了一名乡村教师。一块旧黑板、拼凑的课桌椅、破旧的教室就是学校的全部,这里离所在乡镇45公里、海拔近千米,很多孩子上学要步行10多里的山路……多少年过去了,这个年轻姑娘非但没走,还把根深深地扎在了这山旮旯里,并靠自己的倾力付出和倾心守望,赢得了大山里乡亲们的敬重和孩子们的爱戴。到基层去善读无字之书,苦练有用之功,融入基层生活,接受艰苦环境磨砺,在第一线求真知、长本领、成栋梁。